AAAT

中银国际:回顾2016——人民币国际化在调整中巩固

时间:2017年3月6日 作者:Zhao Xueqing 

导读:

2016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进入调整期,偏离了我们此前的乐观预期。背后因素复杂,以中短期的因素为主导,人民币国际化长远发展的动力依旧存在。展望2017年,在固本强基后,人民币国际化有望企稳回升。在以市场...阅读全文

2016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进入调整期,偏离了我们此前的乐观预期。背后因素复杂,以中短期的因素为主导,人民币国际化长远发展的动力依旧存在。展望2017年,在固本强基后,人民币国际化有望企稳回升。在以市场驱动力量为主导的新阶段,人民币汇率走向具有决定性影响。市场参与者应积极而为,仍有可圈可点之处。本文以图表为主,展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及预判2017年发展趋势,仅供参考。

一、宏观形势与政策环境

人民币国际化步伐不能脱离宏观经济与金融形势,政策只是助推剂而非源动力。2016年,宏观形势总体不利于人民币国际化发展,政策上则有进有退,抑制因素大于推动力量,成为人民币国际化进入调整期的重要原因。

第一,世界经济低迷发展,中国外贸总额下降,对外投资快速增长。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仅为2.5%,世界贸易增长1.8%,国际直接投资下降12.5%,均创下近5年来新低。2016年中国货物贸易额下降0.9%(美元计价下降6.8%),全球份额减少;服务贸易额增长29.3%,全球份额增加;吸引外资和对外投资分别增长4.1%和44.1%。由于货物贸易人民币结算在涉外人民币收付款中占比较大(42%),贸易额下降对人民币国际化有显著影响;对外投资大幅增长则在一定程度缓冲了该影响。

第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较大幅度贬值。2016年受美联储加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和英国脱欧等事件影响,美元指数走强;同时,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进一步提高市场化程度,全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幅度达到6.7%(图3),在主要货币中的表现居于后列(图4)。在人民币贬值预期下,资本外流加剧,国际市场使用和持有人民币意愿下降,离岸人民币金融产品(如债券、存款等)的发行与交易都相应受到较大负面影响。

第三,金融开放政策有收有放。为缓解资本外流压力(图5),促进国际收支基本平衡,2016年我国金融开放政策倾向于“奖入限出”,抑制投机因素。银行间债券市场对境外投资机构全面开放,并鼓励“熊猫债”发行;“深港通”启动,进一步为投资者打通境内境外股票市场联通的渠道;我国央行与摩洛哥、塞尔维亚和埃及等国新签货币互换协议,人民币与韩元、加元、南非兰特和瑞典克朗等开通直接交易,外汇市场进一步对境外投资者开放。在俄罗斯、美国和阿联酋等国指定了人民币清算行安排,全球人民币支付清算体系进一步完善(图6)。针对异常对外投资的流出,监管政策更趋谨慎,有关部门对非理性对外投资倾向,以及大额非主业对外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的对外投资存在的风险隐患进行了规范,强化了结售汇真实性审核。

第四,“一带一路”建设稳中有进。作为新时期重要的对外开放与合作战略,“一带一路”建设为人民币的使用开辟了新局面。2016年,中国外贸在整体下降的背景下,与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实现了增长(图7);中国对“一带一路”地区直接投资145.3亿美元,同比基本持平(图8);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1260.3亿美元,占同期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的51.6%。

 二、人民币国际化在调整中巩固

2016年,人民币国际化从调整回落走向平稳巩固,整体国际化水平与2014年相当。从结构上看,货物贸易人民币结算比例大幅回落,服务贸易较快增长;对外直接投资大幅增长,而跨境融资活动下降;离岸人民币存款与债券市场萎缩,而在岸熊猫债市场较快发展。在外汇市场,人民币交易从2015年8.11汇改的井喷后回落,整体仍相对活跃。人民币正式加入SDR,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进一步提升。

(一)跨境货物贸易人民币结算下降35.5%,服务贸易结算上升31.2%

     2016年,我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额5.23万亿元,同比下降27.7%(图9)。其中,货物贸易人民币结算4.12万亿元,同比下降35.5%,占货物贸易额的比例从上年的26.0%降至16.9%;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人民币结算额1.11万亿元,同比上升31.2%(图10)。

(二)人民币对外直接投资较快增长,资本项目结算已近半壁江山

2016年,中国吸引外商直接投资和对外直接投资都实现了较快增长,而以人民币开展的对外直接投资更是达到了1.06万亿元,较上年大幅增长44.2%(图11)。因此,这推动了我国跨境人民币收付中资本项目占比达到了46.9%,而在2013年该比例仅为17.6%(图12)。

(三)跨境投融资活动下滑,在岸与离岸投融资此消彼长

2016年末,境外投资者持有境内人民币存款、贷款、股票和债券资产规模分别为9155亿元、6164亿元、6492亿元、8526亿元,同比分别变动-40.5%、-27.6%、8.4%、13.4%(图13);境内金融机构持有境外人民币存、贷款规模分别为8695亿元和4373亿元,同比增长-22.6%和38.7%(图14)。2016年,境外人民币债券发行规模达1002.1亿元,同比萎缩33.9%;而在岸熊猫债发行量则大幅增加近9倍至1290.4亿元(图15),境外投资者持有境内人民币债券占国内债券市场的比例达到1.34%。2016年末,离岸人民币存款规模约为1.09万亿元,较上一年减少27.1%(图16);相对而言,离岸人民币贷款则呈上升趋势,2016年11月香港人民币贷款同比增加1.8%,2016年第三季度伦敦人民币贷款同比上升17.4%。

(四)人民币在涉外收支中占比下降,但成为我国资金净流出的主要币种

2016年,我国银行涉外收入、支出与收支总额中人民币使用占比分别为19.82%、27.86%与24.05%,较2015年比重变化-35.25%、1.46%与-17.05%,总体呈下降趋势(图17)。人民币已成为我国跨境资本净流出的主要币种。2016年,我国境内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3053.21亿美元。其中,涉外人民币收支逆差3094.46亿美元,涉外外汇收支则为41.24亿美元的小额顺差(图18)。

(五)人民币外汇交易较大程度增长,产品种类不断丰富

2016年4月,全球人民币日均外汇交易量为2020亿美元,较2013年大幅增长69.0%;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交易中占比达4.0%(所有货币总和为200%),已成为交易量最大的新兴市场货币(图19、20)。8.11汇改后,汇率波动性增加,人民币外汇市场加速发展,银行间外汇市场引入境外机构,人民币直接交易货币对增至24对,标准化远期(C-Forward)、期权组合交易等相继推出,产品体系不断丰富。

(六)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取得突破性进展

2016年10月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纳入人民币的特别提款权(SDR)新货币篮子正式生效。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地位不断上升,对于国际金融稳定具有积极意义。新的SDR货币篮子包含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五种货币,人民币权重为10.92%(图21)。IMF每周计算新SDR利率,人民币代表性利率为3个月国债收益率。2016年,新加坡、菲律宾等货币当局宣布将人民币纳入其官方外汇储备。然而,作为国际储备货币,人民币较美元等主要货币仍存在一定的差距。2016年第三季度,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在全球可分配官方外汇储备中占比分别为63.28%、20.29%、4.50%和4.48%(图22),人民币在其他币种(3.30%)中统计。

(七)人民币国际付款水平处于全球第五位

2016年,全球人民币支付规模较上一年下降29.5%,12月人民币国际支付份额为1.68%(图23),仅次于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加元(图24)。我国经济增速放缓、汇率波动以及资本流动监管趋严,在一定程度上对人民币国际使用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从全年来看,人民币总体位居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亚洲、欧洲仍是人民币国际支付的主要区域。

纵观诸多人民币国际化指数,尽管2016年均有所下降,但总体态势已基本稳定,人民币国际化整体水平在调整中有所巩固。2016年11月,中国银行人民币跨境指数(CRI)为251,同比下降3.83%;2016年三季度,中国银行人民币离岸指数(ORI)为1.29,同比下降7.86%(图25);2016年12月,渣打人民币环球指数(RGI)为1926,同比下降10.92%;2016年四季度,信银国际跨境银行需求指数为56.80,同比下降1.22%(图26)。

三、2017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望企稳回升

未来,抑制因素有望减缓,推动因素积蓄新动能,人民币国际化有望企稳回升。

(一)三大因素将继续抑制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第一,国际环境依然复杂严峻。全球经济复苏乏力,预计2017年GDP增速为2.8%,仍低于潜在水平。国际需求低迷,投资下滑,贸易进入萎缩阶段,金融风险积聚,主要国家政策分化,政治风险也显著上升。特别是特朗普新政、英国脱欧、欧洲主要国家大选等,将进一步加剧全球环境的不确定性,政经格局或将重塑,对我国外贸投资及人民币国际使用增长将构成一定的挑战。

第二,汇率贬值压力尚未完全缓解。一方面,中美经济金融处于阶段性分化态势,特朗普新政短期内或将提振美国经济,美联储加息致使中美利差收窄;另一方面,美元处于上行周期,美国经济复苏步伐快于其他发达经济体,在金融动荡时期美元资产收益率与安全性较为可观,欧洲风险上升也可能进一步倒推美元走强。2017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依然承压,将影响人民币资产端业务与国际持有信心。

第三,资本项下管理趋紧。在汇率承压、资本外流的背景下,我国资本账户开放进程有所放缓,甚至对个别领域严格管制。灵活调整开放度与监管措施符合我国长远根本利益,但在短期内会对人民币国际使用产生一定的冲击。

(二)四大因素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继续前进

第一,国内经济总体趋稳。尽管国内外形势仍面临许多不确定性,但2017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我国将进一步推进新旧动力切换、新旧模式转换,投资有望回升,消费保持快速增长,外贸开局良好,预计GDP增长保持在6.7%左右,将为人民币国际化奠定坚实基础。

第二,金融改革与开放步伐坚定不变。尽管资本账户管理短期趋严,但我国始终坚持人民币可兑换、可自由使用的长期方向,2017年积极拓宽资本流入渠道,强化流程便利化,每一项目、额度、适用范围、管理手续等维度放宽,都将牵引大量人民币供求,激发人民币金融市场新活力。

第三,大国彰显引领力量。在对外往来中,我国逐渐走向国际舞台中心,针对特朗普等保护主义主张,扛起全球化大旗,以“一带一路”整合区域格局,以人民币加入SDR推进国际金融架构重塑。在此引领下,国际社会对我国以及人民币的认同感将进一步提升,有利于增强人民币国际化信心与市场预期。

第四,人民币国际使用硬件设施逐步完善。当前,人民币清算体系基本覆盖全球,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进一步完善推进,跨境与离岸人民币清算结算效率不断提高,有望对人民币国际化产生实质性推动作用。

(三)调整人民币国际化中长期预测

尽管近期人民币国际化出现一定的短期波动,但其长期趋势依然向好,发展前景广阔。现行国际货币体系呈现单极非对称格局,以美元、发达国家为中心的货币秩序已落后于经济格局,成为全球经济金融动荡的根源之一。长期来看,人民币国际化不仅符合我国根本利益,也是新兴市场融入国际货币秩序、增强全球金融稳定的必然要求。预计未来5至10年,人民币将超越英镑、日元,成为一种重要的国际性货币,由计价结算货币向市场交易和国际储备功能迈进。基于IMF“出口+可自由使用”标准,人民币通过定值审查纳入SDR货币篮子,份额达10.92%,排名第三,仅次于美元41.73%与欧元30.93%,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前景判断。

四、中资银行的经营对策与建议

对中资银行而言,人民币国际化仍然大有可为,应立足长期化、全球化视角,把握住结构性机遇,切实培育发展新动力,增强风险管控能力,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发展。

 (一)切实围绕实体经济需求

中资银行国际化应以服务实体经济的人民币贸易结算和直接投资为宗旨,根据企业的金融需求设立覆盖主要贸易伙伴的海外分支机构网络。立足实体经济需求,搭建企业跨境撮合与人民币业务推广平台,加强银行间合作,以人民币银团贷款破解资金规模大、结构复杂等金融难题。完善全球交易网络,完善支付清算、贸易融资、现金管理和托管等业务的全球一体化服务体系。

(二)有效支持国家资本账户开放进程

把握我国对外开放机遇与资本账户开放进程,深度挖掘人民币国际债券业务机会,重点推进“一带一路”主题债券、熊猫债、绿色债券、SDR债券、境外央行类机构人民币债券等业务发展,吸引外资走进来。联通要素市场,积极对接境内外人民币计价商品平台,在资金托管、支付清算、投资理财、风险管理等方面寻求业务机会。同时,根据政策法规要求,加强资本流动监测与审查,担当保障国家金融安全的排头兵。

(三)重点开拓主要国际金融中心与“一带一路”市场

加快对香港、伦敦、新加坡、纽约等主要国际金融中心布局步伐与投入力度,实现海内外联动,穿透信贷、债券市场、股票市场等业务边界,提升全球资金配置水平。以“一带一路”为主轴,紧跟时代步伐,充分利用亚投行、丝路基金、新开发银行等多边平台,探索设立产业技术合作基金、基础设施合作基金,助力中资企业“走出去”。立足区域基础设施、环保、医疗、能源等重点领域,拓展人民币信贷、债券、金融租赁等业务,完善风险共担的市场支持机制。

(四)加快金融产品创新

加强金融创新,重点完善清算类、交易类、理财类产品体系。借助清算行布局与CIPS系统,全面优化清算行产品体系,开发并营销央行货币互换项下一揽子人民币产品。以客户需求为导向,把握人民币汇率波动趋势,挖掘金融市场、资金交易业务机会,推进外汇衍生品交易产品创新。随着人民币加入SDR,市场主体人民币资产配置与风险管理需求上升,中资银行可以在境外三类机构投资境内人民币市场、个人跨境理财、贵金属、外汇投资等领域加强产品研发与推广。

(五)提高风险防控能力

加强风险防控,进一步夯实支持保障体系,构建综合化跨国风险管理体系。针对人民币利率、汇率波动加大的总体趋势,完善风险防控架构,提升资产负债管理能力。加强与海外金融监管当局沟通交流,在反洗钱、合规经营等领域杜绝操作风险。大力提升战略研究能力,从宏观上把握国际金融与人民币国际化发展趋势、制定与之相适应的发展策略。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在网络布局、支付清算系统、互联网金融服务、大数据信息开发等方面补齐技术短板,推进全球化机构网络建设,增强业务服务与风险防控能力。

【原文链接】调整与巩固:图解2016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分享到:
0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