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T

赵雪情:英国脱欧如何影响人民币国际化?

时间:2016年11月4日 作者:Zhao Xueqing 

导读:

近年来,中英金融合作不断深化,伦敦离岸人民币市场快速发展,成为人民币走进欧洲、迈向全球的重要平台。2016年6月英国公投脱欧,短期内对欧洲人民币业务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人民币汇率再度承压;但是从长期来...阅读全文

近年来,中英金融合作不断深化,伦敦离岸人民币市场快速发展,成为人民币走进欧洲、迈向全球的重要平台。2016年6月英国公投脱欧,短期内对欧洲人民币业务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人民币汇率再度承压;但是从长期来看,人民币国际化大趋势难以撼动,英国脱欧的冲击总体可控,并在对华合作、“一带一路”建设、国际货币格局重塑等方面带来了一些新机遇。我国应当密切关注英国脱欧进程,加强风险防范,完善欧洲人民币战略布局,以“一带一路”贯通中欧,支持人民币国际化稳步推进。

一、伦敦是离岸人民币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年来,中英经济金融合作密切,特别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进展卓著。2015年10月习近平主席访英,建立中英面向二十一世纪全球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推动双边政治经济关系驶入快车道,也开启了伦敦离岸人民币业务的“黄金时代”。当前,伦敦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离岸人民币市场,西方人民币业务中心。

中英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的政策合作密切。人民币国际化为伦敦丰富市场内涵、巩固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带来了新的历史机遇,英国对人民币国际化也始终抱有积极态度,加强对华合作,为人民币走进欧洲乃至全球提供了重要平台。2011年,英国率先在西方推动伦敦人民币业务中心建设,并提供诸多政策支持保障。在人民币流动性与清算方面,2013年中英两国央行签署2000亿元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并于2015年进一步扩大至3500亿元,2014年中国建设银行被指定为伦敦人民币清算行。在人民币应用渠道方面,2013年英国获批800亿元RQFII额度,2014年英国出口融资部开始为任何行业领域的人民币交易提供中长期担保,英国政府发行人民币计价主权债。2015年习近平主席访英及第七次中英经济财金对话,提出研究“沪伦通”的可行性,进一步推动伦敦人民币离岸市场迈向“黄金时代”。

伦敦人民币外汇交易活跃。英国在全球外汇交易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据伦敦金融城统计,2015年4月英国外汇交易全球份额为43.1%,远高于美国的15%、新加坡的7%以及日本的6%。凭借外汇市场的传统优势,伦敦人民币外汇交易也日益活跃。2015年8月全球人民币外汇交易同比增长50%,其中,英国占除中国内地与香港之外的市场份额高达53.1%。2016年一季度,伦敦人民币外汇交易同比增速达26.01%,日均交易规模564.72亿英镑。其中,人民币外汇即期交易203.63亿英镑,人民币外汇远期交易133.65亿英镑,人民币外汇互换130.82亿英镑,人民币外汇期权及其他交易96.62亿英镑(图1)。

伦敦人民币资金池总体呈现扩张态势。2011年以来,随着中英、中欧经贸合作深化,人民币国际化快速推进,伦敦人民币资金规模不断扩容。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英国人民币存款规模达66.90亿英镑,同比增长16.65%(图2)。受到海内外人民币利差收窄、实体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等因素影响,2016年一季度英国人民币贷款萎缩16.75%,但贷款余额仍高达60.75亿英镑。其中,人民币贸易融资表现尤为明显,2014年以来,全球贸易低位运行,贸易融资需求不足,海外人民币融资成本相对上升,英国人民币贸易融资规模有所下降。

图5

 

伦敦人民币债券市场硕果累累。尽管伦敦人民币债券市场规模总体较小,仅有7RQFIIETF产品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37只人民币债券在伦敦交易所发行,但伦敦却是诸多具有历史里程碑意义的人民币国际债券的发行地(表1)。这些人民币国际债券的发行,不仅有利于深化伦敦离岸人民币市场发展,对于推动跨境贸易和投资的便利化也具有积极意义。

图6

二、短期内英国脱欧对人民币国际化产生一定的负面冲击

英国脱欧对实体经济、金融市场产生负面溢出效应,短期内对欧洲人民币业务产生负面影响,进一步强化美元国际地位,致使人民币汇率再度承压。

第一,英国脱欧严重冲击英国、欧盟实体经济,短期内不利于中英、中欧经贸往来,或将削弱人民币使用的实体基础。据IMF测算,英国脱欧将导致英国未来六年在不同对欧经贸安排下实际GDP平均减少2.65%,欧盟其他经济体产出萎缩0.2至0.5个百分点,同时也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其他经济体产出造成低于0.2%的负面冲击。英国财政部预计,2030年英国贸易规模将减少约15.3%,外商直接投资降低10%-26%。短期内,欧洲经济金融震荡加剧,中英、中欧之间的贸易、投资可能受到影响随之萎缩,将在短期内对人民币国际使用产生一定的冲击。

第二,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削弱,短期内不利于欧洲离岸人民币业务开展。英国脱欧后,诸多对欧安排有待重整,加剧市场不确定性,伦敦国际金融竞争力下降。如前所述,伦敦是西方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也是人民币迈进欧洲的重要跳板。伦敦市场动荡加剧,将在短期内影响英国人民币相关业务的顺利开展,增大欧洲人民币推广成本。

第三,英国脱欧危害全球金融市场稳定,加剧外汇市场震荡,美元阶段性走强,致使人民币面临新一轮贬值压力。6月24日英国公投脱欧后,英镑兑美元汇率盘中跌幅超过10%,欧元兑美元当日跌幅达2.68%,美元重回96高位,致使人民币对美元再度承压,即期汇率一度创五年来新低(图3、图4)。

图7

三、英国脱欧不改变人民币国际化长期趋势,并带来一些新机遇

从长期来看,人民币国际化大趋势难以撼动,英国脱欧负面冲击总体可控。人民币国际化既是中国金融改革开放的关键一环,也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2015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国际化面临诸多压力,但是其长期趋势并未改变。据SWIFT统计,过去两年人民币国际采纳率上升18%,超过100个国家的1100多家银行使用人民币开展与中国内地及香港的支付。自2009年试点以来,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量累计突破25万亿元,2016年前五个月人民币直接投资规模达9403亿元,同比增长88.9%,主要离岸市场人民币存款规模约1.3万亿元,人民币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第六大支付货币以及第七大储备货币。2016年10月,人民币正式纳入SDR货币篮子,将进一步夯实人民币国际投资、储备职能。目前,除了伦敦之外,香港、新加坡、卢森堡、法兰克福等离岸人民币市场迅猛发展,英国脱欧仅是一项波动因素,并不能改变人民币国际化的基本趋势。同时,英国脱欧将在以下方面为人民币国际化带来新机遇。

第一,英国脱欧后更加重视中英金融合作,伦敦将紧抓人民币国际化机遇。英国是欧盟中最积极主张自由贸易、发展对华关系的国家之一,伦敦市场始终对人民币持积极开放态度。在脱欧后,英国与欧盟关系或将“恶化”,伦敦作为最大的离岸欧元交易中心,约有三分之一外国银行为欧洲银行,也会面临资产撤离、竞争力下降等风险。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英国将更加重视对华合作,紧抓人民币国际化机遇,在产品建设、基础设施等方面丰富市场内涵,来抵消退欧的负面效应。

第二,英国脱欧或将改变国际货币格局,对人民币兼有利弊,需谨慎把握。英国脱欧致使主要货币力量对比重塑,或将改变国际货币格局。一方面,英国脱欧损害英国与欧盟的实体经济,极易引发退欧连锁反应,加深市场对欧元存续性的质疑,对英镑、欧元国际地位造成实质性损害,在一定程度上为人民币国际份额上升提供空间。然而,另一方面,英镑、欧元国际竞争力被相对削弱,将在中短期内进一步强化美元一支独大的局面,对货币多元化、全球金融稳定造成负面影响。在“美元、欧元、人民币”三元平衡战略中,欧元地位相对下降,面对更加强势的美元,人民币国际化或将面临更多的挑战。

第三,全球经济格局重塑,中国“一带一路”建设正值战略窗口期,将为人民币国际化注入不竭动力。英国脱欧后,欧洲贸易、投资等受到削弱,TTIP等谈判进程也将延缓。“一带一路”联通中国与欧洲,沿线覆盖诸多新兴市场与发展中国家,建设投资需求旺盛,为欧洲乃至全球资本提供了新的增长点与风险分散渠道。在此趋势下,部分欧洲资金将向东转移,欧洲投资者也将增加人民币资产布局,对人民币国际化产生积极作用。

四、政策建议

英国脱欧对人民币国际化产生一定的负面冲击,也带来了诸多机遇,我国应当密切关注英国脱欧进程,加快落实风险防范预案,及时调整欧洲人民币战略布局,以“一带一路”贯通中国与欧洲,支持人民币国际化稳步推进。

第一,密切关注英国脱欧进程,加强风险防范。英国脱欧将加剧全球经济金融动荡,在这一过程中我国应注意风险防范,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顺利推进提供保障。一是针对英国、欧洲乃至全球金融市场动荡,我国企业机构与政府监管部门应从宏微观两个层面加快风险排查,控制风险敞口,制定并落实相关风险预案;二是加强对英、对欧信息与政策沟通,紧跟英国脱欧进程,调整中英、中欧相关经济、金融安排;三是坚持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大方向,加强市场沟通与国际协调,采取必要的外汇、资本流动管理措施,防范人民币汇率异常波动;四是联合欧洲力量,推进国际货币体系与全球治理改革,谋求共同利益,协力降低美元依赖性,推进SDR使用,维护全球金融稳定。

第二,完善欧洲人民币战略布局,拓展欧洲人民币渠道。英国脱欧,将缩窄人民币走进欧洲的渠道,影响欧洲离岸人民币业务发展。未来两年,我国应当密切关注英国与欧盟经贸安排走向,及时完善欧洲人民币战略布局:一是在英国丧失欧洲单一市场通道后,完善欧洲机构布局,有选择性地拓展法兰克福、巴黎、卢森堡等地机构渠道;二是有重点地推进法兰克福人民币贸易结算与融资、巴黎人民币债券、卢森堡人民币基金管理交易、匈牙利人民币支付结算等业务发展,完善欧洲大陆人民币金融服务布局;三是继续深化对英金融合作,充分利用伦敦“空心化”的低潮期,加快人民币产品研发、设施建设,为中资金融机构发展、人民币国际化争取更为有利的优惠政策。

第三,以“一带一路”贯通中欧,推进沿线人民币使用。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加强对欧合作,引入欧洲机构与资金。依托亚投行、金砖银行等平台,扩展沿线区域人民币使用渠道及交易方式,增加人民币对其他新兴经济体货币直盘交易、货币互换规模,以实体经济合作共赢支撑货币金融合作。建立“一带一路”中欧金融合作对话机制,加强区域内金融管理当局、金融机构间交流合作与信息共享,搭建跨境人民币使用推介平台,推进沿线人民币使用。

 

分享到:
0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