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T

俞平康:投资者对于绝对收益的诉求不断增强

时间:2017年4月6日 作者:俞平康 

我们养老金管理机构也发行面向个人的养老保障产品,这些类公募的产品增长非常快,所以我以一个脚跨在圈内,一个脚跨在圈外的身份发表一些看法,我主要讲三个方面:第一,泛资管行业发展的趋势;第二,公司管理方面的得失;第三,投资管理方面的业务模式转变。

近年公募基金行业里专户规模迅速增长,FOF迅速增长,混合型基金迅速增长,在公募之外私募基金迅速增长,我们长江养老的主动资产管理规模从去年年初的1600亿到年末已经3000亿了,一年之内翻番。为什么?所有的事实告诉我们一个趋势,在整个经济中枢下移和整个资本市场波动加大的过程当中,所有的投资者对于绝对收益和长期稳健收益方面的诉求不断增强。

其实我们整个中国泛资管行业还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我们知道公募基金规模如果上5000亿、1万亿在中国已经是巨无霸了,但是和华尔街的共同基金比起来,就只是一个精品型小基金的规模。所以现在以中国的发展趋势来看,我们整个行业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美国的共同基金比我们的公募大,但同时美国的养老金比共同基金还要大得多。这里包括我们养老金管理机构和公募中的专户、混合型基金等,与传统的基金的最大区别是什么,是对于资产配置更加注重,对于绝对收益目标更加注重,对于包括大类资产配置、类属资产配置、个股个券选择在内的全产业链的投资管理模式更加注重。所以我们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第二,从公司管理方面来讲,你知、我知、大家都知道,为什么有近些年来有大量的公募基金经理奔私?为什么一些管着上千亿资金的有很大市场影响力的明星公募基金经理愿意奔私开小作坊,有时候累死累活还得不到多少收益,这本质上说明了我们在公司管理方面有待改善。特别是冲在第一线的投资和研究人员在公司管理决策方面的话语权有待加强,激励有待提高。

所以我们还有长足的发展空间。近年整个公募基金行业都在进行转型,很多公募基金在推行事业部改制,或者注入事业部的管理机制。我们长江养老为什么去年一年就能实现资产管理规模翻番,因为我们实行了事业部改制,赋予一线的投资研究人员以充分的自主权,把责权利下放到事业部,这样很快激发了一线人员的积极性。激励机制改善后焕发出的活力是巨大的。

第三,在投资管理模式方面,我们知道“传统的”公募基金追求的是相对于业绩基准的相对收益,而缺乏资产配置的理念。但是近年来我们发现许多公募基金开始发生转变,开始加强在资产配置和绝对收益方面的能力建设。

众所周知,在养老金管理行业,或者保险资管行业,很大一部分收益来自于资产配置,而像全国社保,甚至大部分的收益是来自于全国社保自己作的资产配置,然后进行分类委托到不同的外部投管机构进行类属资产管理,获取剩余的一部分收益。

公募基金为什么会转型,对于前面巨大的蓝海怎么获取,在这方面其实与我们养老金管理机构有很多共同语言。养老金管理机构向来是以追求稳定的绝对收益为主的,在接受各个理事会委托给我们的资金以后,我们要进行战略资产配置,然后在各个组合层面进行灵活的战术资产配置,然后才作个股个权的选择。这方面的一些经验教训,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机会与公募基金的同行们交流。

所以我觉得从上往下的这三个层面其实是相互呼应的,说明了我们整个行业有巨大的发展空间。而且各个不同类型的资金也有巨大的合作空间。

【原文链接】俞平康:公募基金行业的发展也可借鉴养老金管理机构的经验

分享到:
0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