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T

向松祚:用股市的语言来形容经济没有意义

时间:2017年5月25日 作者:向松祚 

我认为中国经济目前的状况比较悲观。虽然经济增长6.9%,但是股市与全球其他国家的股市相比一蹶不振。之前人们赞成监管打击内部交易和违法违规的行为,但现在为什么监管来了,大家都在说监管的风险呢?这说明中国经济的内在结构是有问题的。

我怀疑从中央到地方,中国今天的决策者对中国经济面临的根本性麻烦是否有切肤之痛的认识。中国经济面临最严峻的挑战是脱实向虚,而这是全球都存在的一种现象。我不同意拉加德所说的,全球经济的春天已经来了,因为各国制度上的改革和调整仍然没有进行。

中国这几年一直声称是稳健的货币政策,结果真的是稳健的吗?这还得打一个大问号。中国这些年M2最高的增速是27.7%,最低也达到了13.3%。社会融资和信贷规模快速扩张,所以整个社会融资总额也高速扩张,整个经济的负债率急剧扩张,商业银行迅速扩展,资产达到232万亿。此外,负债率和杠杆率都快速飙升,各类金融产品和金融衍生品迅速增长,仅各类银行理财产品就高达110万亿,影子银行产品估计超过50万亿。

另外,大量流动性或金融产品在金融体系内部循环,关联套利、嵌套套利、监管套利、汇率套利、币种套利都很严重。各类的炒作愈演愈烈。中国现在科技类的股票的价格远远高于平均水平。股市的上涨最终不是靠炒作,而是靠利润。

中国房地产的现状,对中国实体经济,对经济长远的未来造成极大的伤害。中国的房地产在过去十多年是中国经济政策最大的败笔和错误,越来越多的非金融公司纷纷参股、控股,金融产品的价格达到天价,权力寻租空间巨大。据估计,过去十年来,上市公司总共融资接近9万亿,其中40%被用于购买金融资产、参股金融机构、炒作房地产、股票、期货、外汇等等。

2016年上市公司各类融资高达4.6万亿,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值得我们深思。上市公司还大量投资性买房,A股3204家上市公司里,多达1305家有投资性房地产。各类以金融杠杆为主要操作手法的金融控股集团大颚层出不穷。这些金融大颚利用金融杠杆可以在短短的时间内控制数万亿的资产,这些金融公司对国家的贡献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们的上市公司并非没有钱投资。地产和金融业成为吸收最优秀人才和最高薪的行业,年薪动则数百万乃至数万千元。很多的公司都在吸引人才,花样层出不穷。”

此外,越来越多政府将金融增加值占GDP比重的提高列为最重要业绩指标之一,这对于某些城市有合理性,但所有的地方政府都一窝蜂地你追我赶,则是经济恶性膨胀的表现。杠杆在快速攀升,真正的创新在哪里呢?

据统计,现在中国10%的人群占有整个中国41%的财富,50%的穷人低收入阶层,中国一半的人只占有中国15%的财富。这跟投机炒作有很大的关系。房地产已经彻底绑架了中国的经济,从中央到地方,决策者绝对不愿意看到房地产大幅度的下降,因为这样的话,家庭负债,企业资金链断裂,银行不良贷款持续上升,所以这个泡沫要维持住。

房地产发展这么多年,到处都是地王,是靠银行贷款支撑的,这个就是风险。大家应该静下心来,冷静下来把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当作今天的第一要务。

现在,股市、楼市已经出问题了。很多外资抱怨,我们的房地产市场价格下降20%,很多的企业就是资不抵债。因为大部分的债务都是以房地产和土地抵押的,这就是为什么中央政治局专门开会讨论金融风险的问题。而专门开会讨论金融风险的问题应该还是第一次。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我们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连美国的十分之一都不到,而我们现在中国很多地方的房价比美国贵得多得多。这是不可持续的。

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些年一直靠债务来拉动经济增长,效率越来越低。过去我们创造一块钱的GDP需要一块钱的债务,现在已经需要三倍、四倍、甚至是更高了,因此银行的不良率快速上升。在银行工作的人都知道,很多的银行不良资产都是通过调帐、调表来隐藏的。这些问题我们终究要付出代价。

有研究表明,过去这几年,新增贷款很多,但是有40%的新增贷款是借新还旧的,没有用于真正的经营,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信贷资源的分配严重失衡,极端不合理。国有企业拿走接近一半,但是贡献才多少?只有20%,30%,40%,有的朋友说这个还是高的。

所以中国经济根本不是L形的。我们前年是7%以上,2016年是6.7%,这个是缓慢的下行。到底是什么形,讨论这个没有意义,我们现在关心是GDP增长的质量,不是讨论L形、W形,用股市的语言来形容经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我建议,短期要以各种方法来化解金融风险,尽快完善相关法规,推进不良资产证券化;对具体市场前景的行业,适当将短期贷款转变为长期贷款;建立更多坏帐处理机构和协调机构;下决心让僵尸企业破产,该核销坏帐就要及时撤销。从长期来看,要尽快建立房地产调控的长效机制,不能一会调控,一会放松。现在很多的老百姓都在赌政府马上要放松调控,所以现在很多的地产公司无盘不售。

要系统研究如何摆脱土地财政的困难,还要制定具体措施,鼓励或强制企业利用自有资产补充资本金,防止过度负债。继续鼓励发展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盘活企业资产。继续推进国有企业的市场化改革,盘活国有资产。

不要过于激进的追求金融创新,很多的企业谈起金融活动就说自己控股或参股了某个金融机构,对中国的经济长期来说,这可能是一个灾难。

【原文链接】向松祚:股民骂娘说明经济一定是有问题的

分享到:
0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