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T

杨再平:高质量经济需高质量金融助推

时间:2018年2月13日 作者:杨再平 

各位下午好,很高兴跟大家一起来分享我们的思考。为了这个演讲我认真做了准备,自己做了个PPT。我今天讲的题目是高质量经济有待高质量金融助推。

我们整个经济发展已经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新的阶段,什么叫做高质量发展?怎么理解?首先我想关于经济增长的阶段,我想带大家一起分享一下,这个是我们那个时候上研究生读的一本书,罗斯托《经济成长的阶段》,很多深刻的思想是可以跨时空的,1960年写的这本书,他把经济增长分为最早的这本书是分为五个阶段,后来加了一个阶段,一共是六个阶段。传统社会阶段、准备起飞的阶段、起飞阶段、走向成熟阶段,第五个阶段是大众高消费阶段,我们现在正要进入的就是这个阶段,过去很多东西对普通消费者来说是不可能的,现在普通消费者电话、空调过去都是我们不敢想的。

根据这六个阶段来看,我们的经济应该是进入了一个大众高消费,或者正在进入,有些地方可能已经进入大众高消费这样一个阶段。什么叫做高质量经济?或者高质量的发展?怎么理解高质量的发展?我总结概括这样几个维度。

第一个指的是增长源泉,就是靠什么增长?主要是靠要素的增加、投资的增加,还是靠科学技术,还是靠创新?这里我也带大家一起分享一下,质量首先是体现在增长的源泉方面,我也跟大家一起来分享一下美国的经济学家写的这本书,叫《经济增长的源泉》,这个概念是这么来的。

我们讲经济发展的高质量,首先就要体现在增长的源泉方面。我们过去主要靠要素驱动,现在要转到创新驱动,或者用另外一个经济学的术语来说,外延的扩大再生产到内涵的扩大再生产,过去外延主要是靠要素的增加。内涵主要靠技术的进步,所以高质量增长首先应该就是体现在增长源泉的质量方面,这是第一个维度。我们的官方文件叫做从要素驱动到创新驱动,这是第一个维度。

第二个维度应该体现在产业质量上。我们知道我们现在发展到一个阶段叫做产能过剩。但是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可能不大关注的是与产能过剩同时的还存在产能不足,所以产能过剩是同时存在的。过剩的是低端产能,但是我们的许多高端产能是不足的。你比如说我们很多东西都是依赖进口,越是高端的越依赖进口,这里有一个PPT的显示,这个情况还是不断在改变。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们的产业现在不够高端,过剩的都是低端的,所以产能过剩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不是一个绝对的过剩。我们回过头来要对产业的质量有一个系统性的理论思考。我们讲产业质量主要是讲产业链的层次,我们处在哪一个产业链上?应该说我们处在比较低端的产业链,处在我们从国际来说,国际产业链上我们处在一个比较低端的,你比方说我们在世界440种工业产品中间,有很多产量,有280种的产量我们是第一。产量第一,但是很多都没有我们的自主知识产权,没有品牌,不是用自己的品牌。

在我们逐个的产品中间,劳动密集型的产品占了70%,高技术的只占30%多一点,与世界平均水平42%的平均水平还有差距。你比如说我们讲苹果在中国组装,有很多工厂,但是我们如果看看44%的利润是归美国,30%是日本,10%是韩国。我们只分到了3.6%的利润,所以我们处在这样一个国际产业链上的价值链的低端。产业质量的提高,也就是我们说的产业升级势在必行,产业质量就是要体现在我们怎么样从低端,整个产业体系的低端向高端转变,这是一个维度。

第三个维度就是产品质量。我们知道这当然跟我们说的产业质量有关系,我们知道有一段时间,今年好像会好一些,有几年大家到日本去,主要是买马桶盖,到德国买拉杆箱,这样日常生活用品,稍微高端一点的日常生活用品满足不了消费者已经增长了的有效需求。所以首先要解决日常生活用品的高端化,也就是整个我们的产品质量怎么样跟上我们已经从我们的收入水平来说。去年我估计应该是接近9000美元,因为前年2016年我们的人均GDP是8866美元。这已经按照世界银行的划分,已经算是一个中等收入的比较高端的水平,相应的我们的产品质量,或者产品的结构是不适应的,这是一个维度。

第四个维度就是服务质量。虽然这些年来我们的服务对GDP增长的贡献已经相当可观,但是我们的服务拿到国际上来比,那还是不够的。我们知道我们对美国,我们跟美国的贸易,产品贸易是有将近6000亿美元的顺差,但是单就服务贸易来说,我们是逆差。这说明我们的服务还是不够的,高质量的经济,或者高质量的增长不能没有高质量的服务业,然后环境质量,时间关系我不就多展开。高质量的经济一定是高质量的环境,美好的环境。

最后体现在生活质量上。这样几个维度来构成,什么叫做高质量经济或者高质量增长,源泉质量、产业质量、产品质量、服务质量、环境质量和整个的生活质量,这可以说是我们的一个目标,或者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为什么说这样一种高质量的经济,或者高质量的发展我这个标记说的有待高质量的金融来助推呢?首先我们要看到在这个转变过程中间,金融是不可缺席的,为什么金融不可缺席呢?过去我们说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十九大报告提出现代经济体系,或者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本身就包括实体经济、科技创新、现代金融和人力资源,所以它是现代经济体系,或者说协同发展的产业体系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金融的重要过去我们说很多金融改变生活、金融可以富民强国,这个理论我们都不展开说。这里我想跟大家一起再分享一本很多人注意到的我们总书记新年致辞时背后书架上摆的一本书《千年金融史》。这本书我倒不是看到总书记讲话以后才阅读的,前两个月我就把这本书找来开始阅读。这本书里边讲金融为什么重要?我们要了解金融的逻辑,这本书对金融的逻辑,金融做什么?跨时空价值流动,跨时空资源配置。你比如说你到银行去存钱,那是你把现在的消费放弃,你未来要用这个钱,这是你自己现在和未来的价值交换,别人用你这个钱就是用未来来跟你现在交换。所以金融就是一个跨时空的价值交换,同时也是跨时空的资源集中、资源配置。

你别看简单那么一个界定,金融的作用就很奇妙了。我们读马克思有一句话,如果没有股份公司,没有股票,没有这些金融工具,什么铁路,靠个人资本的积累,铁路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但是股份公司让这件事情瞬间就办成了。这就是金融奇妙的地方。所以这本书,当然这是我们大家都熟知的一个原理,为什么它又跟高质量的发展扯上关系呢?它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高质量的发展,或者说从我们现在不够高的经济发展、质量不够的经济向高质量的经济转变,我们叫做转型升级。它需要把这种落后的产能向先进的产能转化,需要把很多高科技的东西产业化等等。所以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大尺度的跨时空的资源配置过程,而且是纷繁复杂的过程。所以如果没有金融,这样的大尺度的纷繁复杂的跨时空的资源配置,可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在我们的经济转向高质量的发展过程,金融不可缺席。有金融就可以加速它的转变,或者说使它更顺利地能够实现。

光说金融还不够。高质量的经济,或者高质量的经济发展,它必须有高质量的金融助推。怎么去理解高质量的金融?我把它概括为六个维度。我们从它产生的效果来看,或者说我们想象需要金融做到什么来看,分成这样六个维度:

一是多样性。高质量的金融一定是多样性的金融。它的客户必须是多样的,有大有小,它的金融机构、金融产品、金融市场都必须是多样的。我们经济生活中间有的项目大、有的项目小,有的项目期限长,有的项目期限短,有的风险风险不大,有的项目风险大,只有多样性的金融才能够满足不同类型、不同大小、不同期限、不同风险等等多种多样的金融需求。我们知道我们现在这方面是不够的,我们始终是一个银行占主导的金融体系,银行满足的是风险相对来说是比较小的,但是我们有很多项目为什么存在着那么多的零星借贷呢?利息那么高,说明它有需求,但是我们现在的金融体系还不能满足。有些科技,我们很多科技成果为什么不能够转化为产品,不能转化为产业呢?因为科技成果的转化它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当然还有信息的不对称性,风险大,所以不了解的就很难去做。我们讲高质量的金融首先要充分地满足多样性的需求,这是第一。

二是普惠性。这是我们讲普惠金融,实际上普惠金融强调的为什么重要呢?我也是跟大家分享一本书,或者至少了解这本书,就是《金融与美好社会》,其中有一句话,金融之美在于普惠金融大众。我们讲高质量的金融要最大限度地满足社会大众,尤其是弱势群体他们的金融需求,所以普惠金融为什么这些年来成为一个国际,可以说一个共同的金融价值观,普惠性。这里我想进一步强调,普惠金融为什么重要呢?因为金融置于经济社会就像我们的血液循环系统对我们人体来说的重要。我专门找了一个图,我们知道人体哪个地方血液不到,你就会不舒服、不健康。所以普惠金融重要,就像人体血液要充分灌注一样重要重要,这是第二点。

三是择优性。大家在讲普惠金融的时候是强调普惠化,实际上别忘了金融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择优性,一定要把资源配置到最能够使用这个资源、最有效使用这个资源的人、项目等等,所以一定要择优。这一点我这次是做了很充分的准备,所谓择优就是我们说的好钢要用到刀刃上,所以我们讲普惠金融的同时,不要忘掉我觉得应该有个重点金融这个概念。讲普遍性的时候,我们不要忘记重点性,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一个重要的原理。经济社会我们讲重要的一个群体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现在讲的企业家。我们在讲金融支持的时候,一方面要普惠,另一方面要讲重点,企业家应成为择优性这一维度的重点。

金融支持企业家创新可以“激光原理”类比。激光,被称为“快的刀”、“准的尺”、“亮的光”、“奇异的光”。其原理即处于高能级的原子在光子的“刺激”或者“感应”下,跃迁到低能级,并辐射出一个和入射光子同样频率的光子,此称“受激辐射”。由受激辐射产生的光子与引起受激辐射的原来的光子具有完全相同的状态,即具有相同的频率、相同的方向,完全无法区分出两者的差异。这样,通过一次受激辐射,一个光子变为两个相同的光子,意味着光被加强,或者说光被放大,由此形成“激光”。换成金融、经济语言:“金融”相当于“光子”,“企业家”相当于“高能原子”,“金融支持企业家”相当于“光子刺激高能原子”,“创新效果”相当于“激光效果”。回归纯经济学语言表述:“所谓资本不外乎企业家把所需的具体的物质资料置于自己支配之下的杠杆,是为达到新的目的而处理物质资料或给生产指出新的方向的手段而已。”金融支持企业家创新,即通过金融体系创造信用,转移或集中购买力,限度赋予企业家以支配资源进行创新的权能。这应该成为当下及今后一个时期金融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重中之重”。

我们知道最近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企业家这个群体,中共中央发了一个文,十九大报告又一次提出发扬企业家精神,总书记1也22日有一个贺信,再一次提到企业家,李克强也是多次讲到企业家。企业家为什么这么重要呢?我们知道熊彼特讲企业家,企业家就是专门创新,没有企业家出现的时候这个企业是静态的,有了以后就进行创新组合,企业家不同于科技专家,他把很多资源组合起来,有新市场、新组合、新材料、新的组织,所以企业家我们说在经济中间,我们只要搞市场经济,它就是我们企业的领袖。我们讲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所以企业家的作用是领头、创新,这些我都不展开了。我们讲资源要向企业择优、倾斜,这也是我刚才说的那本书《千年金融史》里边有一句话,这是我专门昨天拍下来,我想把我读过的话,作为重点大家可以看一看,如果没有金融任何的企业家不是有原始财富的积累,他只是有idea,有这个能力。所以由于金融使得那些没有原始财富积累的人也能够成为企业家。熊彼特讲金融家跟企业家什么关系呢?金融家不外乎把资金集中起来,跟那些有创新能力的人,相当于给他一个杠杆,让他去撬动资源,实现他的创新的设想。所以我们讲高质量的金融要体现在他能够去发现、去支持、去助推或者助长企业家群体,不断地有创造性的破坏,才不断地有高质量的发展。

我是1984年开始研究企业家,我的硕士论文是写的叫做社会主义企业博士研究,其中专门研究企业家。

因为我们现在强调普惠的多,强调择优的少,一定不能强调普惠就把重点忘掉,当然普惠金融里边也不排除有企业家,也不排除有很多很好的项目。但是这两者怎么要统一起来,才是我们讲一个高质量的金融,当然高质量的金融一定是安全的,一定是稳健的。

四是稳健性。安全性、稳健性,当我们有它的时候我们可能不觉得它重要,就像空气一样,我们能够呼吸的时候我们没有觉得空气重要,一旦没有的时候,那它就重要,这一点我是2009年到阿根廷去考察的时候,我看他满墙写的那些冲击银行的标语。他在银行做的广告就是你把钱存到我这个银行,保证你高枕无忧,你能够取出去。这就是我们讲金融安全,我们能够做到多样、普惠、择优,但是如果不安全、不稳定肯定不行,怎么做到又能够充分地支持又稳健呢?要不断地创新,创新包括金融资产、金融产品的创新,也包括风控的创新。

五是创新性。高质量金融一定是不断创新的金融。支持高质量经济发展必须不断创新,风险管控以维护金融安全稳健,也必须不断创新。

六是智能化。一个高质量的金融一定要采用我们现有的科技成果,我们现在讲FinTech一定要最大程度地采用,哪一个不采用,你就不算是高质量,别人都在用导弹打仗,你还在刷大刀那肯定不行,所以一定要智能化。而且智能化不仅要体现在硬件的智能化,而且要体现在层出不穷的、充满智慧的金融解决方案。尤其是针对疑难金融难题的解决方案,所以我把金融常常跟我们的水利工程对比。金融本身不等于资金,它只是对资金进行跨时空配置,相当于都江堰那样的水利工程把水引去灌溉良田,或者相当于我们灵渠那样的水利工程,甚至要把湘江水提起来汇入珠江,把几十万大军及其辎重渡过去,完成秦军统一岭南大业。都江堰与灵渠可是充满智慧呀!

金融的智能化,既包括我们说的金融科技硬件,还包括我们人的智慧解决方案软件。要不断地针对金融的难题,比方说现在我们讲小微信贷、借款难、借款贵,还有科技金融等等,但还有一些大项目的金融,都需要智慧,需要我们从都江堰、灵渠那些水利专家那里学习。你看那个陡门,不可想象,那个时候千两多年前,怎么把水提起来,把那么多几十万大军及其辎重渡过去?金融就需要那样的智慧。

时间已经超了,不好意思。

谢谢!

【原文链接】请分享“高质量经济需要高质量金融助推”演讲

分享到:
0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