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T

李扬:只有准入无退出的股市是没有效率的

时间:2018年3月12日 作者:Li Yang 

导读:

在十九大里面,关于金融改革讲得很少,就是三句话:第一句话是发展资本市场的重要性;第二句话是股市;第三句话是关于防范风险。在这么一个文件当中,三个意思,就把资本市场放在了里面,表明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阅读全文

在十九大里面,关于金融改革讲得很少,就是三句话:第一句话是发展资本市场的重要性;第二句话是股市;第三句话是关于防范风险。在这么一个文件当中,三个意思,就把资本市场放在了里面,表明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关于发展资本市场的重要性有很多的论证,现在又增加了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资本市场不发达的话,我们的杠杆率就会不断上升,影响我们主权信用等级,所以要发展资本市场。所以发展资本市场,这几句话都要给它一个位置。但是下来之后我们看不到有新的思路,因为发展资本市场,大家都知道,从上世纪,凡是谈金融改革,一定是有发展资本市场这样一个内容在那里。等到这么多年下来,中国的资本市场还是发展的不够。最近有几个事态让我们觉得很担心,一个就是资本市场有一段时间大家全部冀望于注册制,刘士余主席说条件不成熟,虽然说它改变了IPO动不动就停的这种局面,但是注册制还是不能实施。

上市公司应该是中国最好的公司。但是现在上市公司的问题,它的严重性不亚于一般的公司。比如上市公司和它的股东关系疏远,上市公司变成一个独立的怪兽,它和它的投资者没有关系,绝大部分的上市公司开不了股东大会。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在恶化,去年我们发现上市公司资产负债表中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它的现金资产增加了20%。因为国家政策是鼓励政策,货币刺激政策,信贷给上市公司,上市公司拿到钱没有东西投,于是又增加了它的现金资产,恶化了他的资产负债表。上市公司募集的资金大量的不能使用,要去炒地王,去干别的事,上市公司现在好多的问题很大。最近又有人很大胆的提出了,在上市公司当中还要去治理僵尸企业问题,僵尸都到上市公司去了。我们指望上市公司能够把我们整个金融市场完善一下,结果那是僵尸企业重生的地方。

所以资本市场发展的问题,恐怕要重新理顺这个思路。首先是观念问题,发展资本市场不能有除了提高效率之外的其他目标,现在我们的资本市场从一开始就有其他目标,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提高资金使用效率都不是首要目标,一开始就是结合的。我们靠什么提高效率?自己创造了一个机制,希望能改变传统体制的一些弊端,结果他创造出更大的弊端。所以发展资本市场,首先要非常清楚的理解上市公司是用来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的,不是用来干其他的

在明确这样一个前提下,在发展资本市场上要拓宽眼界,我们不能局限于几个A股、小板、创业板和新三板。因为中国这个结构是倒三角的,是不可持续的。组织上最完善的市场到最不完善的草根市场,我们是倒三角,是不稳定的。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应当解决。至少有几个问题要解决,要放开对信用的统治和管制,我们的经济中,其实很多的问题是存在于我们对信用是统治的,不允许其他人干,只允许特许的这样一些机构去干。因为在草根层面上,资本的形成就是要破除这个统治。要放开私募,私募形式上更加完善一些。要允许地方在资本市场上有更多的作为,因为现在就是地方的企业,地方的项目,但是现在这些权利基本上不在他们手里。

第一个要解决的思路就是要完善我们现在这样一个股市的结构,完善它的思路就是要把这个倒三角正过来,要让草根,让地方的资本形成能够有更宽阔的平台。另外发展资本市场不能局限于股市,应当高度重视长期信用机构的建设,特别是权益性的投资,可以由机构来生成。在中国我们现在是商业银行不许做投资,其他的长期信用机构曾经有一点,但是后来慢慢的在萎缩,我觉得这个事情也要引起高度关注。事实上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里面就谈到了这个问题,谈到了在住房领域中要有长期信用机构,谈到了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中要有长期信用机构,谈到了在城市化过程中要有长期信用机构,这几个都是要长期制定的,都是要吸收大量股权性资金的。你靠这么薄的一个资本市场,靠这么广大的商业银行又不去投资,你解决不了这三个领域中的资金需求问题,特别是解决不了权益类基金的需求。当然,你只有坐看地方融资平台的发展。所以应当把这个事情提出来。

对于金融创新,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正确的看法。曾几何时金融创新是受到上上下下的追捧,互联网金融等等。但是现在又受到上上下下的围剿,无论是过度的吹捧还是现在过度的围剿都是不对的,都基于我们对金融创新,对影子银行等等不正确的认识。虽然说对影子银行的监管现在都是对各国当局最重要的任务之一,但是他们的监管是要发展的。我们现在对这个监管,实际上没有非常明确的说,但是在大部分的意义上是要围剿他,要把他消灭掉。

中国的影子银行实际上是银行的影子。就是说一开始创新就有问题,其实与我们整个高度统治的金融监管是密切相关的。所以很多的金融创新,就是在影子银行的名义下的金融创新,它做的事情是把债务性资金转换为权益性资金。仔细看看,这正是我们需要的。对于这样一些影子银行等等这样一些金融创新,我们要有一个科学的态度,要从中间甄别,要让那些能够健康的发展,没有金融创新,哪有整个经济的创新?哪有从高速增长高到质量发展?

我们整个股市还要整一整,股市一个是准入的问题,还有一个是退出的问题。只有准入,没有退出,这个股市还是没有效率的。退出现在大家都已经很明确地说了,这里面有很多的僵尸企业,能不能让它退出?如果不能让它退出?这个市场我们做什么?

我想可以从这几个方面着手。总的来说,当我们在新时代,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重提发展资本市场的时候,要充分注意到中国的特色。美国式资本市场是绝不可能在中国产生,我们经常说我们的市场不规范,美国市场是机构为主,中国市场是散户为主。散户为主的状况改变不了,中国没有改进的途径,中国整个机构投资者散户化。所以这些问题,一定要考虑到中国特别的国情。所以我们要筹集资本,从根本上,从金融制度上,根本上降低提高杠杆率的这样一个基础,还要考虑到一些机构的发展问题,考虑到其他的那几个方面的问题。

【原文链接】李扬:只有准入无退出的股市是没有效率的

分享到:
0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