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T

王永利:怎样改进和加强外储的核算与监督

时间:2018年4月6日 作者:王永利 

新时代新征程开启之际,这个问题愈发凸显——现有外汇储备核算与管理似乎已经难以适应强化货币和金融监管的新要求。

在我国已经积累3万亿美元以上巨额央行(国家)外汇储备的情况下,其增减变动,不仅对基础货币(央行购买外汇投放的人民币,已成为我国基础货币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货币总量将产生重大影响,而且也成为人民币国际化,以及国家和金融国际影响力的重要支撑,其运用是否合理,如何进行战略布局和战略调整,将产生重大国际影响和损益变化,管好用好外汇储备意义极其重大。

因此,外汇储备的管理不仅仅事关货币问题——只是中央银行自身可以决定的事项,而是需要像财政预算、决算一样,将国家外汇储备的管理规划、基本原则和执行结果等加以明确、准确核算和如实反映,并定期报送国务院乃至全国人大进行审议。

如此,中国外汇储备的核算与监管需要回答:为什么外汇储备与外汇占款会背离?二者之间的对应关系是啥?如何改进它们的核算与监督?

一、外汇储备与外汇占款的逻辑

一直以来,央行外汇储备与外汇占款的反映都过于笼统、不够清晰,使外汇储备与外汇占款的变化产生背离,很多人深感困扰。

央行外汇储备的增减变化,最主要的影响因素就是其外汇买卖,央行买多卖少,其外汇储备就会增加;央行卖多买少,其外汇储备就会减少。相应的,央行外汇储备的变化就成为央行外汇占款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因此,很多人很容易将央行外汇储备与外汇占款的变化划上等号,认为二者应该完全对应。但实际上这是不准确的,央行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还受到其他一些因素的影响,二者的变动并不是完全一一对应的。

央行外汇储备与外汇占款不一致的影响因素主要有三:

其一,外汇买卖价差或损益。这其中主要包括:一是每一天央行购买和卖出外汇时,都存在买入价和卖出价之分,存在卖出价高于买入价的价差。二是随着汇率的上升或下跌,不同时期汇率中间价的高低不同产生的价差。例如,在人民币汇率上升时,央行为抑制汇率过度上升,会加大购买力度,总体是保持买多卖少的局面,可以用越来越低的成本(人民币投放)购买同样多的外汇。但在人民币出现贬值态势时,为抑制人民币过度贬值,央行可能加大卖出外汇力度,总体上保持卖多买少的结局,可以用同样多的外汇换回更多的人民币。这样,央行买卖外汇,总体上应该是赚多赔少,甚至有很大的价差收益。

其二,其他外汇兑换美元汇率的变化。由于央行外汇储备中会保持几种主要国际货币形成一定的币种结构(储备篮子,主要取决于国家经贸往来中实际运用的外汇币种的构成和其变化趋势,其中一小部分可以根据市场汇率和收益率比较进行一定的投机运作,以争取更大的储备收益),而不会完全只有美元。但为了统一反映央行外汇储备的总体规模,对外披露的总额又是汇总折算成美元表示和披露的,其结果是:即使外汇储备中各种原币的储备规模没有变化,受到其他货币与美元汇率(比价)变动的影响,各货币折算美元的汇总结果也会发生变化。

需要明确的是,将外汇储备汇总折算成美元进行反映和披露,是因为美元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国际中心货币,美元具有最广泛的应用和流动性。从2016年4月开始,基于人民币加入SDR的考虑,央行将外汇储备在折算美元进行披露的同时,还增加了各种外汇折算SDR进行披露,但由于SDR应用范围极其有限,在以美元汇总披露的同时,再以SDR进行汇总披露,实际意义不大,几乎没人关注,可以考虑取消。

其三,外汇储备的运用和损益。央行已经获得的外汇储备,需要统筹考虑安全性、流动性和盈利性,合理有效加以运用,其中,无论是存放金融机构,还是购买国债或其他债券,抑或是向金融机构提供外汇贷款等,都会获得相应的收益,当然,如果有直接的证券投资,遇到证券市场发生重大逆转,其投资也可能产生一定的损失。

外汇运用的收益或损失会增加或减少央行外汇储备。另外,央行也可能直接用外汇储备进行股权投资,如投资亚投行、丝路基金等,相应减少外汇储备。

这一部分外汇储备变化,不涉及外汇买卖,故不会影响外汇占款。

目前,央行并没有准确地将外汇买卖价差收益、外汇储备运用损益等与直接的外汇买卖因素对外汇储备及外汇占款的影响加以区分,分别核算和反映,而是全部汇集在一起,综合反映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的余额,这就必然使外汇储备余额变化与外汇占款变化产生分离。比如,2014年下半年开始,央行外汇储备快速收缩,年末余额仅比上年末增加217亿美元,但其外汇占款却增加了6411亿元人民币,新增外汇占款与新增外汇储备之比为1:29.54,远远高于当年美元与人民币的平均汇率,说明央行外汇储备减少的部分中,应该有很大一部分是直接用出去了(如投资亚投行、丝路基金等),而不是全部被出售了;2015年末,央行外汇储备比上年末减少了5127亿美元,但外汇占款却只减少了22144亿元人民币,二者之比为1:4.32,明显低于当年美元与人民币的平均汇率水平;2016年末央行外汇储备比上年末减少3198亿美元,但外汇占款却减少了29112亿元人民币,二者之比为1:9.10;2017年末央行外汇储备比上年末增加了1294亿美元,但其外汇占款却减少了4637亿元人民币,二者更是严重背离。这样的结果着实让不少人感到很迷惑,很难清楚其中有多少是外汇买卖的影响,有多少是外汇运用的影响,有多少是汇率变化的影响,也不利于准确反映和考核央行外汇储备管理的实际损益情况。

因此,目前央行外汇储备的核算与反映需要尽快改进,将价差损益与经营损益单独核算,将已实现损益与未实现损益分离开来。

二、“四大策略”

那么,改进央行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核算有哪些基本考虑呢?策略有四。

策略之首,要准确反映结售汇价差损益和外汇占款。

在实际业务处理过程中,商业银行面向社会(单位和个人)办理结售汇,以及央行面向商业银行办理结售汇,都是存在买入价与卖出价的,存在卖出价大于买入价的价差收益,二者之间有一个中间价。这样,央行如果只是简单地用买入外汇支付的人民币减去卖出外汇收回的人民币的余额作为“外汇占款”,实际上就将外汇买卖价差损益包含其中,尽管能够准确反映出因外汇占款投放基础货币的真实规模,但却不能如实反映出外汇储备对应的外汇占款的情况。

比如,央行当天美元买入价为1:6.5835,卖出价为1:6.6165,中间价为1:6.6000。当天买入外汇1亿美元,付出人民币6.5835亿元人民币。当天卖出美元0.8亿美元,收回5.2932亿元人民币,外汇买卖结余0.2亿美元,人民币买卖结余1.2903亿元。如果完全将人民币当天结余作为外汇占款,则对应的外汇结余的比价为1:6.4515,明显低于当天人民币对美元的中间价。

如果当天买入1亿美元,付出人民币6.5835亿元。又卖出1亿美元,收回人民币6.6165亿元,结果,当天外汇买卖结余为零,但外汇占款却成为-330万元!

假如当天买入1亿美元,付出6.5835亿元人民币,卖出1.2亿美元(即将以前储备外汇的一部分卖出),收回7.7398亿元人民币,其当天外汇买卖结余为-0.2亿美元,对应的外汇占款为-1.3563亿元人民币,比价为6.7815。

上述结果反映出,这种简单的将每天外汇买卖支付和收回的人民币相抵,就作为外汇占款的做法,没有将外汇买卖的价差收益单独反映出来,是不合理、不准确的。这样做的结果,如果考虑到央行外汇储备只是央行买入外汇大于卖出外汇的结果,实际买入外汇规模和卖出外汇规模都可能大于其结余规模,放大到央行外汇储备一度高达4万亿美元,之后又回落到3万亿美元,其结果必然使得央行外汇占款大大低于央行外汇储备,如果央行外汇储备继续减少,人民币继续贬值,有可能在央行外汇储备还有很大余额时,其外汇占款就已经全部收回,使央行外汇占款的反映失真。2017年央行外汇储备当年增加了1294亿美元,但其外汇占款却减少了4637亿元,就充分反映出这种问题!

因此,需要调整央行外汇占款的核算与反映方法,原则上应该按照中间价计算外汇占款,将外汇买卖价差损益单独核算和反映出来。具体规则应该是:

如果当天卖出外汇规模小于等于当天买入外汇的规模,则将当天外汇买卖结余部分,按照当天中间价(如果一天内外汇买卖中间价发生多次变动,可以采用当日加权平均价作为中间价)计算外汇占款,将外汇买卖人民币结余部分与外汇占款的差额作为当天外汇买卖价差收益处理。

当天卖出外汇规模大于买入外汇的部分,即属于以往外汇结余的部分,则要明确其成本核算方法,如采用“加权平均法”(外汇占款累计余额与外汇储备余额之比),或者是“后进先出法”(将每日多卖出外汇的部分,从上一日外汇买卖结余和中间价开始扣减计算,依次前推)。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计算出外汇买卖价差收益,其余部分作为外汇占款。

根据上述原则,前面外汇买卖的三种情况核算的结果应该是:当天外汇买卖结余0.2亿美元,中间价6.6,外汇占款1.32亿元,外汇买卖价差收益297万元;当天外汇买卖结余为零,则外汇占款同样为零,当天外汇买卖价差收益为330万元;当天外汇买卖结余为-0.2亿美元,假定上日中间价为6.6062,则外汇占款累计结余减少1.3213亿元,外汇买卖价差收益为351万元。

这样核算有利于准确反映央行在外汇买卖过程中实现的价差收益情况,也将为更好地考核央行外汇储备运用损益提供帮助,并使其外汇占款与外汇储备能够更好地对应,避免二者出现严重偏离,特别是避免在外汇储备减少时,可能在外汇储备还有很大规模时,外汇占款就全部收回的不正常结果。

当然,这种按中间价计算和反映外汇占款的做法,也会使“央行外汇占款”不能如实反映因外汇储备而实际投放的基础货币规模。而这一指标在基础货币和货币总量管理上是非常重要的,必须得到准确反映。

因此,可以把央行外汇买卖实际投放的人民币(即基础货币)不再叫做“外汇占款”,重新命名为“外汇储备货币投放”,并单独进行统计和披露:“外汇储备货币投放”当日变动额=当日外汇占款-当日外汇买卖价差收益。“外汇储备货币投放”累计余额=上日累计余额+当日变动额。

第二,如实反映央行外汇储备的运用及其损益情况。

在央行外汇储备余额高达3万亿美元上下庞大规模的情况下,如何有效利用、争取最佳利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理应加强央行外汇储备运用情况和损益结果的反映和监督。

首先,要为央行买卖和储备的每一种币种外汇分别建立明细账,分别反映其实际买卖和结余情况。

其次,要对应每个币种的外汇储备,分别反映出其实际运用情况(可按照流动性分类反映)。如:美元储备的运用,可分为存放金融机构余额、购买美国国债或其他债券的余额、拆放和发放贷款、其他美元运用等分别反映。

再次,在此基础上,如实反映每种货币外汇储备的损益情况,包括利息收益率水平和实际收到或实现的收益情况。要按照“流动性、安全性、盈利性”有机平衡的要求,定期分析外汇储备运用结构的合理性,促进外汇储备科学高效加以运用。

其中,外汇储备运用收益要与外汇买卖价差收益分别核算和反映;外汇储备运用收益增加的外汇,要与外汇买卖增加的外汇储备分别核算和反映。这是因为,在对央行外汇储备经营管理进行考核时,主要应该是对外汇储备运用结果进行考核,而不是对其外汇买卖价差收益进行考核。央行外汇储备运用如果出现不良或损失,需要单独反映并说明原因,接受检查。

第三,在各种货币折合美元时,其汇率影响因素应单独反映

央行每月披露外汇储备余额时,主要是将各种外汇储备余额按照月末对美元汇率折算成美元后,汇总以美元统一披露,这就存在不同月份或年度其他货币对美元汇率变动的影响,即在各种原币外汇储备规模不变的情况下,由于其对美元汇率的变化,最后折算成美元的外汇储备汇总额也会发生变化。这种因汇率折算因素造成的外汇储备总规模的变化,应该单独计算和反映,以便更好地反映出各种储备货币储备规模的真实变化,准确把握外汇流入、流出的变动趋势,积极做好应对准备。

最后,建立向国务院、全国人大定期汇报制度和对外披露制度。

央行需要把外汇储备管理的基本原则,尤其是动用外汇储备进行股权投资需要坚持的基本原则、授权范围、核算规则等,报送国务院、全国人大审核批准,并将外汇储备的增减变动、实际摆布和损益结果等情况,以及相关的情况说明,定期报送国务院和全国人大接受审查。

在准确详细核算的基础上,央行可以确定合适的对外公开披露制度,确定哪些数据或相关情况需要对外披露和说明。

【原文链接】王永利:怎样改进和加强外储的核算与监督

分享到:
0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