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T

王军辉:新资管时代下险资机构如何转型

时间:2018年5月31日 作者:王军辉 

导读:

我国金融业进入全面对外开放新时期。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提出,金融业要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2017年底宣布的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重大举措要确保落地,同时要加大开放力度,加快保险行业...

阅读全文

我国金融业进入全面对外开放新时期。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提出,金融业要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2017年底宣布的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重大举措要确保落地,同时要加大开放力度,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易纲行长也具体阐述了2018年将落地实施的11项金融开放举措。开放倒逼改革,全面对外开放将给金融业带来一场深刻变革,保险资管作为重要的金融子行业,面临全新的发展条件和改革环境,机构推进战略转型必要而紧迫。

 “保险资管业面临新形势”

一是大资管行业走向统一监管。

2018年3月2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资管新规坚持统筹监管、信息互通、标准统一,着眼消除以往分业监管模式下同类产品的监管差异,重新拉平大资管行业起跑线,进一步推动金融业防范风险、整治乱象、回归本源,对未来保险资管行业发展将产生深远影响。特别是强化综合监管、结束“劣币驱逐良币”,推动行业回归“受人之托、代客理财”的本质,将促使大资管由以往主要依靠牌照红利的“跑马圈地”,全面转向依靠主动管理能力“精耕细作”的新阶段。

二是国内资本市场全面对外开放。

随着我国资本市场与国际主要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水平的提升,一个较长时间的大趋势是我国核心资产在全球投资者资产配置中的比重会越来越大。例如,目前我国股票资产总体处于被海外投资者严重低配的水平,随着新一轮双向开放政策的实施,境外机构投资者的投资风格和理念将推动国内资本市场逐渐走向成熟,未来中国的权益资产价格将从以往的中国折价转向中国平价、甚至中国溢价,我国资本市场也会成为全球资本市场上除美国以外最重要的市场之一,A股和港股市场均有保持长期增长的潜力。

三是中等收入群体孕育巨大财富管理市场。

中等收入群体扩大是推动财富管理市场发展的决定性力量。截至2017年年底,国家统计局保守测算的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已超过3亿,占全球中等收入群体的30%以上,财富总量与上世纪末相比增长3倍多。国民财富结构的巨大调整将使我国财富管理市场发展成为全球最具增长潜力和成长价值的市场,财富管理也将从少数个体的简单理财转变为广大中等收入群体的综合性财富管理规划,管理范畴从金融资产延伸到种类和区域更加多元的其他资产,市场规则从不完善、不稳定、碎片化逐步走向规范、成熟、定型,以“受人之托、代客理财”为本的资管行业即将迎来广阔的发展空间。

四是保险资管机构加快培育新优势。

保险资金具有稳定性、长期性、安全性优势,过去几年是我国保险资管业发展的快速扩张期。2017年底保险资金运用余额达到14.9万亿元,当年资金收益率5.8%,资产质量总体较好:债券投资中的国债和金融债占57%,企业债中3A级以上的占85%;银行存款的80%集中在国有大中型银行和上市股份制银行;股票配置以大盘蓝筹为主;基础设施投资计划中的3A级占93%,免征信项目占35%;流动性相对充足,如活期存款等高流动性资产占13%;境外投资占2.9%。 全面对外开放新形势下, 大型机构应明确以 “全能型”为战略发展目标,中小型机构则应走精品型发展道路。无论何种选择,保险资管机构都应加快拓展多元化资金来源渠道,实行规范稳健经营,提升主动管理能力。

“大型机构转型面临新目标”

“五全”是全能型资产管理机构的典型特征。以全能型为战略目标的大型机构,关键是在发展中实现全资产类别、全投资策略、全产品组合、全风险管理、全市场客户。

一是全资产类别。即覆盖固收、权益、另类等所有投资标的进行全球化、全品种投资的能力。从范围看,金融市场发达国家的资产类别已包括银行存款、债券(包括政府债券和企业债券)、股票、抵押贷款、保单贷款、消费信贷、黄金债券、不动产、信托、金融衍生品等;从区域看,覆盖发达经济体和主要新兴市场,能够真正实现资产类别分散化、区域结构多元化。

二是全投资策略。即拥有适应经济周期、市场周期各阶段,针对不同风险收益特征,实行不同投资目标的全天候策略体系。不同的经济形势、金融条件、监管政策、市场环境、风险偏好、收益要求,也对应着千变万化的市场投资策略。全能型资产管理机构能够基于多样化的资金属性、资产类别、市场特点,形成丰富多样的策略体系,为实际投资决策提供依据和支撑。

三是全产品组合。即能够满足客户体系个性化、差异化、定制化需要的丰富产品线。产品是成熟市场中资产管理机构募集社会资金、做大管理资产规模的第一载体,又是推动和实现金融创新的最重要平台,“百货店”式的产品线既能提供标准化的资管产品,降低投资门槛、发挥规模效应、节约管理成本,又能充分满足委托人的个性化、定制化需求,是全能型资产管理机构的“标配”。

四是全风险管理。即形成全面覆盖、全程管理、全员参与的风险防控制度和流程。风险管理是资产管理的生命线,其前提是搭建完善、建立健全的机构风险偏好体系基础,提升风险计量水平,加强风险监测与评估,健全风险预警及处置机制,提高风险管理信息化水平。重点对波动性较强的权益和债券市场,从简单规避风险转向综合管理风险,同时还要强化防范道德风险。

五是全市场客户。即能够为系统内外、境内外的多元化客户提供多元化服务。随着资管行业全面实现市场化委托,资管机构既可以从多元化渠道获得委托资金,委托机构也可以选择多元化的资产管理机构。大型资管机构往往具有较强的市场销售和客户服务能力,可以精挑细选具有相近投资理念和投资风格的市场主体,实现客户类别多元化和资金来源多样化。

“转型的主要任务和重要举措”

无论从全能型资产管理机构的固有特征看,还是从典型国际机构发展的先进经验看,金融开放背景下国内保险资产管理机构的战略转型,都必须紧紧围绕全面提升主动管理这条主线,重点增强五种能力建设。

一是风险管理能力。防范金融风险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确定的三大任务之一,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三大攻坚战的首要任务,也是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根本前提。必须坚持严格依规从业、严守风险底线、规范市场行为,有效管控市场波动风险、合规经营风险、流动性风险等重点领域风险,随着公司信用类债券、地产行业债券、信托和委托贷款等非标产品进入集中兑付期,针对去年以来债券市场违约事件频现的情况,要高度关注债券市场违约风险。此外还要注重防范跨领域、跨行业、跨市场的风险传递,建立健全风险管理长效机制,真正体现保险资金长期性、安全性、稳健性优势,发挥金融市场的稳定器和“压舱石”作用,确保到2020年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

二是大类配置能力。完善大类资产配置分析框架体系,做好资产负债管理,努力扩大投资边界,推动资产多样化、全球化配置,真正以资产配置统领品种投资,使投资完全在资产配置的方法论下进行。比如:考虑到当前经济改善能够有效提升企业盈利能力,股票中长期具有较好投资价值;随着全球利率逐步回归正常,一些长久期债券、债权型非标产品出现配置窗口;另类投资不仅能获得相对稳定的红利回报,还能赚取非流动性溢价;海外投资是国内保险资产管理机构的相对弱项,仍有很大提升空间,是今后和未来一个时期的较好选择。在以上基础上,还要以资产配置服务为纽带,建立起与负债端的良好互动机制。

三是研究投资能力。研究是投资的灵魂。随着经济转型带来企业投资价值分化,市场重归以基本面分析为核心的投资方法论,需要更加深入实施“研究驱动投资”战略,扎实增强机构研究能力。特别是在坚持独立性基础上,着力提升研究的深度、广度和精准性,精挑细选具有长期投资价值的“核心资产”。固收投资要坚持以配置为主、交易为辅,加强资产负债久期匹配;权益投资要坚持“长期投资、价值投资、核心投资”理念,实现配置盘与风格盘的合理搭配;另类投资要坚持质量与规模并举,逐步成为提高投资收益和管理费收入的重要资产类别。此外,还要提升投后管理能力,把管理增值作为未来基本面价值提升的重要手段。

四是市场开拓能力。当前最主要的是正确处理系统内受托资金和系统外受托资金的关系,大力拓展保险资管机构的资金来源渠道,特别是积极参与第三支柱养老体系资产管理、社保基金资产管理等,一方面,在发展中补齐投资模式、风险文化、运维管理、服务内容四块“短板”,加快从绝对收益为主转向净值管理为主、从配置为主转向交易为主、从账户为主转向产品为主、从典型的风险厌恶者转向适度容忍风险、从甲方角色转变为乙方角色。另一方面,加强标准化的资管产品开发,打造更加专业、高效、现代化的产品线,使之成为未来获取系统外资金的首要形式,提升在开放环境和同一起跑线上与各类资管机构平等竞争的能力。

五是科技创新能力。科技对传统金融领域的渗透与变革为整个金融业注入强大的创新动力。资产管理机构要把握技术创新应用趋势,如应用于智能投研、投资、投顾的人工智能技术,能够快速挖掘投资线索,优化提升投资策略,降低个人投资成本;面向金融创新的大数据分析,在信用评级与风险控制、舆情分析、精准营销等方面已得到有广泛应用;区块链技术可以降低交易成本,能够提升数字资产跨界融合,可用于中后台运营、支付转账、智能合约等方面。 

【原文链接】全能型资产管理机构如何打造

分享到:
0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