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T

彭俞超、潘冬阳:货币政策促进绿色发展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时间:2018年6月8日 作者:Peng Yuchao 

导读:

2018年6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适当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将不低于AA级的绿色债券、优质绿色贷款等特定领域的资产纳入其中。这标志着我国通过货币政策激励绿色发展的措施,进入实质性操作...

阅读全文

2018年6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适当扩大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将不低于AA级的绿色债券、优质绿色贷款等特定领域的资产纳入其中。这标志着我国通过货币政策激励绿色发展的措施,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一、此番政策重在结构性目标

传统观点认为,货币政策“管总量”,财政政策“管结构”。然而,近年来在我国经济结构性转型、全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背景下,能够管结构的货币政策受到监管者的青睐——正如笔者2016年曾论证的:定向支持特点领域的短期借贷便利(SLF)、MLF、降低准备金率等结构性货币政策能够有效地实现经济中的一些结构性目标(彭俞超等,《结构性货币政策、产业结构升级与经济稳定》,经济研究,2016.7)。而支持绿色发展的货币政策便是其中之一。

MLF是近年来人民银行向商业银行提供基础货币的一种新型渠道。商业银行获取基础货币后可扩张信贷规模,进而增加业务量与利润。以往商业银行获取MLF时,需要以国债、AAA级公司信用债等高等级、稀缺的资产作为担保品,这限制了商业银行的信贷扩张规模与利润增长空间。

此番人民银行定向扩大担保品范围,将直接有利于持有较多绿色债券、绿色信贷的商业银行扩张其业务,也将激励其它商业银行持有更多绿色债券、绿色信贷,进而促进绿色债券、绿色信贷的发行发放。而更多的绿色债券、绿色信贷发行发放,便意味着更多的经济项目绿色化,这将最终有利于我国的绿色可持续发展、实现经济转型的结构性目标。我们不应片面地将此次MLF担保品范围扩大理解为货币政策宽松的表现。

实际上,我国已有多份重要文件提出,通过包括货币政策在内的经济政策激励绿色信贷、促进绿色发展与结构转型,实践中也已有一些地方落地施行。例如,2015年《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提出通过贴息激励绿色信贷,2016年《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以及2017年五省区《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总体方案》提出针对绿色信贷的再贷款、再贴现、担保、资产证券化等政策,2017年第三季度人行《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提出将绿色信贷纳入宏观审慎评估(MPA体系。而实践中,厦门市率先引入了具体的绿色信贷激励措施 ,随后,福建省、北京中关村、江苏扬州等多地相继落地了类似的激励政策,新疆还于上月(2018年5月)专门印发《货币政策工具支持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绿色经济发展实施细则(暂行)》。

二、我国绿色相关的货币政策已走在世界前列

国际上来看,还有学者提出了一些激进的货币政策,以进一步激励绿色发展,例如:基于碳交易权的货币政策工具(Hourcade和Cassen,2015)、区别化准备金率要求(Campiglio,2016)、绿色宏观审慎政策绿色量化宽松(Van Lerven和Ryan-Collins,2017)。有人认为,货币政策考虑“绿色”问题,偏离了货币政策原本的目标。实际上,这恰恰是有助于“稳定”这个货币政策基本目标的——在长期,环境与气候变化问题很有可能影响经济的稳定,英国央行在2015年已做出了相关研究(BoE Prudential Regulation Authority,2015)。涉及“绿色”的货币政策在国际上是一个很新的研究方向,Monnin(2018)和Campiglio(2018)对相关政策工具给出了初步总结。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多项涉及“绿色”的货币政策,在国外还多处于提出与讨论阶段,而在我国已于今天付诸实践。这次,我们的金融政策走在了国际前列,这是中国作为绿色金融“全球旗手”的自豪,更是中国对全球治理中“大国责任”的一种担当。中国尝试使用货币政策调控结构性问题,为国内绿色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一个新的办法,也为国际货币政策实践创新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笔者与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王遥教授、爱丁堡大学梁希教授目前已合作完成一篇题为《基于DSGE模型的绿色信贷激励政策研究》的工作论文,专门研究上述相关政策。文章总结了国内外已有、潜在政策措施,为研究以绿色信贷激励政策为代表的结构性货币政策,提供了一种理论模型。同时,我们还提出了更多可行的政策工具。

三、结构性目标与经济稳定目标的权衡

维持物价和产出稳定是货币政策的传统目标。结构性目标并不总与传统目标相一致。当前我国处于经济动力转换期,仍有较大维持经济平稳增长的压力。促进绿色发展的结构性目标可能与传统的经济稳定目标之间存在一定权衡。

开展结构性货币政策操作,在相对促进商业银行配置绿色信贷的同时,可能会相对抑制对其他产业的信贷支持,考虑到绿色产业与其他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程度不尽相同, 结构性货币政策可能最终会对总产出的稳定增长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当然,在本次MLF抵押品扩大的范围中,中小企业债也被纳入,这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结构调整目标与经济稳定目标的统一:在当前的经济发展状态下,中小企业有巨大增长潜力,却是信贷支持力度不足的传统领域。实施同时偏向中小企业的结构性货币政策,能够促进中小企业增长潜能的释放,最终一并推动结构转型和经济稳定。

总之,此次扩大MLF担保品范围,有效地践行了“结构性货币政策”的理念,能够定向支持经济中的特定领域。在总体稳健的货币政策下,开展结构性货币政策操作,将有助于宏观经济平稳且健康地运行。

分享到:
0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