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T

甄新伟:由黄金大国转变为黄金强国是我国发展过程中的必由之路

时间:2019年1月22日 作者:Zhen Xinwei 

导读:

黄金兼具商品与投资属性黄金市场也较为特殊,既是大宗商品市场,又是重要类型的金融市场,可以说黄金市场已发展成为全球金融市场体系中一个非常重要组成。全球黄金市场大发展始自上世纪70年代,当时IMF推行黄...阅读全文

黄金兼具商品与投资属性黄金市场也较为特殊,既是大宗商品市场,又是重要类型的金融市场,可以说黄金市场已发展成为全球金融市场体系中一个非常重要组成。全球黄金市场大发展始自上世纪70年代,当时IMF推行黄金非货币化改革,美元不再与黄金挂钩,各国开始解除对黄金管制,但各国开始发展黄金市场,而且所采取的方式往往是由一个市场主导该国的黄金市场交易。

 

因黄金金融属性更加突出,黄金市场所在地往往位于国际、国家或地区的金融中心城市,而非黄金生产与加工的集中地区。例如,目前全球较有影响力黄金市场由伦敦、纽约、香港、东京、上海、新加坡、迪拜、孟买黄金市场,其所在城市都是金融中心城市。但是,目前最具全球影响力黄金市场仍是伦敦和纽约黄金市场,黄金定价权掌握在西方发达国家手中。

 

全球主要黄金市场交易特点

 

纽约黄金市场。2016年起,美国黄金市场交易量超过英国跃居全球第一,美国纽约商品交易所是世界最大的黄金期货交易市场。自1974年12月31日黄金非货币化以后,纽约就在世界黄金交易中占据了重要地位,牙买加会议后美国财政部和IMF更是大量在纽约拍卖黄金,但是美国至今只有黄金远期场内合约市场,没有独立的实金市场。目前,纽约商品交易所(COMEX)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IMM)是世界最大的黄金期货交易中心,这两大交易所对全球黄金现货市场的金价影响很大。

 

伦敦黄金市场。伦敦黄金市场包括场外即期黄金市场全球(LBMA)、场内黄金远期和场内即期交易市场(伦敦金属交易所)。伦敦早在18世纪就成为了全球黄金交易与物流中心,在1954年恢复黄金交易以后,逐步成为战后核心黄金市场。伦敦黄金定价开始于1919年,伦敦黄金即期市场是一个以商业银行为主体的场外OTC市场,是全球黄金交易定价市场,在由五大做市商在黄金定价室内秘密进行,其交易价形成后对外公布便成为全球黄金交易的基准价,以德意志银行、兴业银行(601166,股吧)、丰业银行、花旗银行和巴克莱银行五家商业银行为“做市商”。伦敦是国际黄金现货交易中心,但自2016年起,伦敦金属交易所开始提供黄金场内交易。

 

苏黎世黄金市场。自20世纪60年代起,苏黎世成为世界第二大黄金交易市场,属于即期实金交易市场,但其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已成为世界黄金交易中心之一,并一直保持着世界黄金交易的重要地位。

 

香港黄金市场。黄金首饰制造业高度发达成为香港作为世界重要黄金市场的重要特征,黄金交易量较大,在亚洲颇具影响力。

 

我国黄金现状及问题

 

我国黄金现状

 

我国黄金产业在诸多领域位居第一。我们黄金市场已经有了初步的规模,比如产金全球第一,进口全球第一、消费全球第一,实物黄金全球第一。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黄金查明资源储量为13195.60吨,并连续三年突破万吨,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南非。我国黄金产量2007年超越南非,连续11年稳居全球第一,我国也是唯一年金量超过400吨的国家。2017年,我国黄金产量为426.14吨(不含进口原料产金)。

 

中国对黄金需求较大。2017年是我国黄金消费量保持世界首位的第5年。伴随国内高端消费的持续复苏及二三线城市消费需求的崛起,国内黄金首饰销售继续回暖;同时,受房地产、证券市场等金融市场波动的影响,实物黄金投资产品需求也有所增加。“黄金以其‘贮藏财富’和‘保值增值’的功能被越来越多的人长期看好,黄金已经成为机构和个人理财策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我国黄金市场机制建设

 

我国黄金市场也是本世纪初开始才得以发展起来。2001年4月,我国取消了黄金“统购统销”的计划管理体制,在上海组建了黄金交易所。2002年10月30日,上海黄金交易所正式开业。2003年4月,人民银行取消了黄金生产、加工、流通审批制,改为工商登记制,我国黄金商品市场全面开发。2008年1月9日,黄金期货正式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挂牌交易,我国较为完善的黄金市场体系基本建立。2016年4月19日,上海黄金交易所发布了“上海金”,是全球首个以人民币计价的黄金基准价格。我国黄金市场已经成为由多个不同形态不同功能的黄金子市场形成了一个市场体系,其中,上海黄金交易所为代表的即期场内交易市场,以实物黄金为基础,上海黄金交易所的交易量连续九年位居全球最大黄金现货场内交易所之首;以上海期货交易所为代表的远期场内交易市场,主要功能是为现货市场提供对冲风险、套期保值的黄金衍生品交易场所;以商业银行柜台市场为代表的场外OTC市场。“上海金”定价机制积极推动了我国黄金市场国际化进程。

 

存在问题

 

从认识角度看,我国社会对黄金的认识存在两种极端错误观点:一是受某些西方国家学者到处宣讲的黄金无用论和过时论以及西方经济学家鼓吹的“黄金非货币化”和“黄金无用论”影响,不认可黄金的货币属性;还有一种又过度强调短期内黄金投资的收益性,甚至出现导致“大妈抢购黄金投资”等风潮。两种极端观点都是有问题的,根源在于对黄金的历史和现实缺乏基本常识,需要进一步澄清。

 

从黄金体系角度看,我国虽然黄金产量、进口量和消费量都占全球第一,但最主要的黄金定价权仍在西方,美元仍主导黄金定价,我国对黄金影响力和人民币计价还有较长一段路要走。

 

2017年,我国上海黄金交易所全部黄金品种累计成交量5.43万吨,2017年商业银行黄金总交易量7万吨左右,商业银行境内场外柜台OTC市场交易量0.776万吨,上海期货交易所黄金期货合约累计成交量共3.90万吨,与我国GDP占比还处于较低水平,比英国、美国等黄金交易量级差距还较大。

 

转型为黄金强国的重要性与建议

 

转型为黄金强国的重要性

 

其一,由黄金大国转型为黄金强国,是我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重要战略保障。中国经济总量位居世界第二,为我国实现战略目标提供了重要物质基础保障。黄金储备既是我国国家财富的重要物质体现,也是全世界公认的可支付实物货币。成为黄金强国,是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的重要体现之一,在实现战略目标的长期发展中提供了“定海神针”的作用。

 

其二,由黄金大国转型为黄金强国,是我国实现经济顺利转型的重要保障。我国经济历经40年高速发展,面临经济向高质量发展方向转型,但也正处于中美贸易摩擦,频现经济金融不稳定因素等特殊时代,更需要一个黄金强国保驾护航,增强国际对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信心,增加国内企业投资消费信心等。

 

其三,由黄金大国转型为黄金强国,是我国实现金融体系安全性和独立性的重要保障。黄金的特殊价值,与货币发行、货币信用、银行体系、央行储备等联系紧密,必要时可以用于国际支付,可以凭借黄金拯救失信的纸币,或重新发行货币等。成为黄金强国对于抑制通货膨胀、提高金融体系可靠性、人民币独立性和国际化发展等方面有着特殊意义。

 

主要转型建议

 

转型成为黄金强国,我国需要持续提高黄金在国际储备占比,提升我国黄金市场定价的国际影响力,促进黄金行业健康快速发展,通过共建“一带一路”平台加强区域性黄金行业合作。

  

持续提高黄金储备占比水平。我国官方持有黄金储备虽然已经有了较大绝对数量增加,2017年末达到1,842.56吨,但是在国际储备中占比还非常低,在金砖五国中仅位居第四,远没有达到合理水平,还不能完全满足我国长期经济发展对黄金的战略需求。具体建议如下:首先,确定储备占比目标值。建议利用2年左右时间,到2020年争取黄金储备占国际储备比例为5%左右,再利用10年左右时间黄金储备占比达到10%,到达2050年争取达到黄金储备占比达到40%左右,到本世纪末黄金储备占比达到80%。其次,我国需要长期不断增持黄金储备,更需注意增持黄金储备成本。要充分考虑我国增持黄金对全球黄金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进而避免由于我国增持黄金储备,导致国际黄金价格上涨过快。最后,要注意持有巨额黄金储备的收益性。我国可以争取成为区域性国家的黄金储备存放地,积极开发黄金租赁以及衍生投资品,增加收益,降低持有黄金成本。

 

加快我国黄金市场建设,提升国际影响力。目前全球黄金市场“消费在东方,定价在西方”的基本格局没有改变,我国“上海金”定价应从战略高度、国际视角出发,努力增加市场广度和深度,提升对国际黄金市场影响力。具体建议为:第一,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打好市场基础。我国是实物黄金市场大国,应充分利用我国黄金产业链齐全、黄金投融资体系较健全的后发优势,以国际化标准,进一步完善黄金市场机制建设,促进一级市场、二级市场、衍生品市场协调可持续、高质量发展,重回黄金交易本质,而不是被过度化的黄金衍生品主导定价。第二,进一步提升交易透明度和信息披露水平。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黄金市场一定是交易规则得到广泛认可,交易信息披露具有全球一流标准,交易信息还是黄金衍生品交易的重要基础。信息披露机制对我国黄金市场发展十分关键。最后,坚持扩大对外开放总体方向。黄金市场对外开放程度低,就无法形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黄金定价市场。加快我国黄金市场对外开发步伐,先吸引更多生产者和消费者,再吸引更多投资者参与,是形成我国黄金市场国际影响力的重要前提。在逐步实现对外开放过程中,开发更多同时满足国内外交易参与者需求的产品,保障我国黄金市场境内外参与者平等地参与交易中,促进黄金国际与国内价格,期货与现货价格总体有效形成联动。

 

积极支持黄金行业积极发展,加快全球行业布局。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蔓延,我国黄金产业也遭受了较大冲击,为了振兴黄金行业发展,人民银行等六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黄金市场发展的若干意见》[银发〔2010〕211号]另外工业和信息化部还于2012年11月19日通过了《关于促进黄金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从政策上加大了对黄金产业发展的指导力度。转型成为黄金强国,离不开强大稳健的黄金行业发展支持,建议如下:提高我国黄金企业综合竞争力。加强黄金企业发展激励约束,充分调动黄金企业积极性和创造性;加快黄金企业内部技术升级,坚持高质量发展。加快我国黄金企业“走出去”。培养全球视角,不断拓展发展空间,实现我国黄金企业的全球战略布局。

 

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共建、金砖国家合作机制,深化黄金区域性合作。金砖国家以及“一代一路”国家在全球黄金体系中分量举足轻重,在黄金实物生产、消费、进口等方面都位居前列,建议利用“一带一路”共建共享机制,加强以金砖国家为住的黄金区域性合作,实现黄金生产、消费、投资等资源互补合作,共促区域性黄金市场新机制建设,以及国家货币合作等,逐渐实现黄金“弱美元化”,甚至“去美元化”。在共建“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我国应优先积极推进与沿线金矿资源丰富的国家进行黄金勘探、开采、加工、消费以及黄金投资、交易方面的合作,而这对促进我国黄金产业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分享到:
0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