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T

周永林:加密货币的本质与未来

时间:2018年9月19日 作者:zhouyonglin 

导读:

近年来,以比特币(BTC)、以太币(ETH)为代表的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备受追捧,有人深信它们会成为未来货币,有人嗅到了欺诈、投机、炒作的机会,也有人对其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充满期待。...阅读全文

近年来,以比特币(BTC)、以太币(ETH)为代表的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备受追捧,有人深信它们会成为未来货币,有人嗅到了欺诈、投机、炒作的机会,也有人对其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充满期待。虽然加密货币目前市场规模不大(2018年1月其最高市值时与苹果公司的市值相当),但其高风险特征已经引起各监管当局乃至G20的关注。

加密货币的本质

加密货币本质上是一套“代币+簿记系统”,其中簿记系统就是区块链(或称分布式账本),运行在区块链上的代币(token)就是加密货币。代币仅仅是区块链簿记系统中的一串数码,其本身没有任何内在价值,只有赋予其一定价值,才能与现实世界中的价值体系相联系。

根据赋值方式的不同,代币可以划分为两类:一是区块链原生代币(native token)或称内置代币(built-in token),是指附着于区块链系统并在该系统内产生和使用的代币;二是在区块链上发行并用以代表某种外部资产的资产支持代币(asset-backed token)。目前市场上的加密货币基本上都是内生代币。例如,比特币是比特币区块链系统的代币,瑞波币(XRP)是瑞波网络系统(Ripple)使用的代币,以太币是以太坊系统(Ethereum)中的代币。在这些系统中,代币起着避免垃圾交易、激励系统正常运行等作用。

加密货币与货币没有必然联系

加密货币由于包含“货币”字样且具有部分货币职能,容易使人产生错觉,以为加密货币就是某种创新形式的货币。还有一些人把加密货币与哈耶克在《货币的非国家化》提出的设想以及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联系在一起,认为加密货币有可能克服主权货币的不足,成为未来货币。但实际上,货币是一种债务(央行或商业银行负债),而加密货币不构成任何个人、任何机构的债务责任,也没有得到任何权威机构的支持,这是加密货币不能成为货币的致命缺陷。从目前国际上几个主要的加密货币来看,其发行者的治理结构、运营透明度、信息披露、数字钱包以及交易所的安全性等方面都存在极高的风险。此外,加密货币的市场价格大幅波动,无法担当起支付手段和价值储藏手段职能,更难以发挥调控宏观经济的作用。

市场价格大幅波动被一些人看成是加密货币通向普通货币之路的最大障碍,于是“稳定币”(stablecoin)应运而生,并被推崇为加密货币的“圣杯”。所谓稳定币,是指通过一系列安排和技术,试图确保与法定货币之间的比价保持相对稳定的加密货币。这些安排基本上是在模仿法定货币的某些币值稳定机制,只不过采用了一些新的技术手段去实现。一是设立准备金。把一部分资产(如美元等法定货币或以太币等加密货币)作为准备金储备起来,用以支持和维护稳定币价格(类似法定准备金)。二是承诺兑付。投资者对准备金拥有债权,允许用稳定币兑换回原来的货币资产。三是信奉货币数量论。在稳定币价格出现较大波动时,通过智能合约等手段进行买进和卖出(类似央行公开市场操作),以此增加或减少流通中的稳定币数量,达到稳定价格的目的。

然而,从目前情况看,这些稳定币的实际效果并不理想。例如,泰绳公司(Tether)2017年发行泰绳币(USDT),号称与美元的兑换比率是1∶1;以100%法定货币资产做支撑,并将其放入托管银行的准备金账户。就是这样一个听起来不错的稳定币,却被批评者认为是一个黑箱(运作不透明,拒绝外部审计,有滥发之嫌,还经常声称遭遇黑客袭击导致加密货币被窃),并招致美国监管机构介入调查。

事实上,这些稳定币无法确保发行者的信用,缺乏有效维护价格稳定的机制和能力。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加密货币声称以摆脱或超越法定货币为己任,却又不得不通过挂钩法定货币或其他加密货币来稳定其价格,这在逻辑上就显然自相矛盾。

加密货币的未来

虽然加密货币作为货币存在致命缺陷,但作为一种全新的理念与技术,人们对加密货币及其背后的区块链技术仍充满期待。

一是迈向法定数字货币。加密货币要成为真正的法定货币,一种可行的途径就是由国家(或货币当局)发行,通过现有或创新的代币与簿记系统(区块链是可以借鉴、利用的技术之一)实现。法定数字货币作为一种新的货币形态,兼具银行存款与现金的双重优势,能够为消费者带来全新的金融体验,也为构建安全便捷的基本银行服务、丰富宏观调控手段提供新的可能。2018年2月,委内瑞拉发行“石油币(Petro)”。这是一种由政府发起并声称以该国石油储备做支撑的加密货币(一个石油币由一桶原油价值支撑)。由于委内瑞拉的法定货币大幅贬值,已经让国内民众失去信任,其加密货币前景如何,值得关注。

二是创新“代币+簿记系统”技术。加密货币本质上是“代币+簿记系统”,区块链(或分布式账本)是其技术核心。根据剑桥大学的一份研究报告,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加密货币属于没什么创新性的山寨币,但也有部分加密货币在加密算法、处理效率、共识机制、智能合约、分布式应用(dApp)等方面展现出独特的创新之处。加密货币技术的进一步发展,有没有可能创造出一种通用价值存储与价值转移的网络协议——价值网络IoV(Internet of Value),也是一个值得探讨的发展方向。区块链作为一种全新的分布式记账与簿记技术,试图在各行业寻找到应用场景。特别是,鉴于区块链技术曾帮助比特币成功地防御了各种网络空间攻击,因此该技术有可能成为增强网络空间安全的一个利器。据报道,一些航空、国防和安全领域的公司已经利用区块链技术开发出网络空间安全解决方案,一大批数据安全初创公司也正在积极应用区块链技术来保护敏感信息。

三是推动“代币+簿记系统”应用。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近期在一次题为“货币的未来”的演讲中指出:“经济与社会正在强大的网络环境中重组为一系列分布式点到点连接。人们在加快形成直接、瞬时、开放的连接,这将引发消费、工作和交流方式的变革。而金融系统仍然是围绕银行与支付、清算与结算系统组成的多中心星形结构,加密货币或者更准确地说加密资产,试图为点到点交易(peer-to-peer transaction)创造一种金融架构。”加密货币作为一种全新的“代币+簿记系统”技术,为改进货币支付与证券清算乃至重构整个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提供了新的可能。用代币表示外部资产,通过“代币+簿记系统”把外部资产转化为“智能财产”(smart property),可实现加密资产点到点交易与管理等应用。例如,用代币表示某种外部金融资产,不仅可以实现金融资产点对点交易,也可以构建贸易融资、供应链金融等协同金融服务平台。未来,通过物联网技术,几乎任何实物资产都可以加以识别和控制,进而通过区块链转变为智能财产,有可能打通“代币+簿记系统”服务实体经济的通道。

四是探索区域或特色代币。对于某些试图构建独立生态圈的网络社区或私营机构,如果其内生代币能够成为一种值得信赖的发行者负债,可在生态圈内流通和使用,并具有良好的价值稳定和维护机制,那么这种代币有可能在特定网络空间扮演区域或特色货币的角色。从更长远看,账本和簿记自古以来都处于商业的核心地位。13世纪复式记账的产生是记账领域的重大变革,极大地推动了文艺复兴和资本主义的发展。区块链(或分布式账本)作为一种网络时代的新型记账技术和簿记系统,颠覆了传统的中心化簿记方式,究竟有无可能引发包括货币与证券支付清算体系、企业组织形态、市场交易机制乃至国家宏观调控方式的新一轮变革,只能拭目以待。毕竟区块链技术尚未成熟,成功应用屈指可数,要引发广泛的账本和簿记系统变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综上所述,加密货币的未来方向,一是向货币化方向发展,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或合规前提下特定范围、特定用途的区域或特色数字货币;二是向“代币+簿记系统”技术创新和实际应用方向发展,使区块链技术真正服务实体经济。现存的加密货币,作为一种创新的商品或加密资产,大多数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山寨币终将乏人问津,少数具有创新性和有特色的加密货币可能寻找到新的成长动力,否则也无法摆脱收藏品或投机品的命运。而形形色色打着数字货币或区块链旗号的传销、欺诈、非法集资、疯狂投机与炒作等违法违规行为,则为加密货币未来蒙上阴影。

分享到:
0
往期回顾